中国·hg0088.com|官方网站原创文学网 (公益文学开拓者)
诗人推荐

诗人推荐 | 怀斯:一行波涛逶迤远去,他们相伴看乞力马扎罗的雪

录入者:琉璃姬?|? 发表日期:2019-08-09 16:40:10 ?|? 浏览:260次
导读:诗人简介:熊泽民(笔名怀斯,民子),女,生于重庆万州。武汉大学日本文学硕士,曾执教于厦门大学外文系。旅美二十年,做计算机软件工程师。游历过日本,加拿大,英国等。2014年开始写诗。现居美国加州。
 

????

诗人简介:熊泽民(笔名怀斯,民子),女,生于重庆万州。武汉大学日本文学硕士,曾执教于厦门大学外文系。旅美二十年,做计算机软件工程师。游历过日本,加拿大,英国等。2014年开始写诗。现居美国加州。

?

《故乡》

?

漂亮的女人是我小姨,美人痣

早春,她和他在薄雾中奔跑。他憋足劲儿

也追不上她。归途中他化作一匹款步徐徐的马

乡村的辛夷花期甚短

那马二渡黄河,直抵天山

才叹口气,驻了脚

他说她的眼睛,时而妖娆,时而毒

娘说她的一双手

浸泡在水泊梁山,蓼儿洼天高云淡

那一双产科医生的手

无数次抚过她孩子的头

?

《春天》

?

大表妹继承了小姨的眉眼,和小性子

在烟雨四月,开成一朵妖艳的郁金香

醉倒法院一判官

五月大地芳菲,草木葳蕤,月迷津渡

阅江楼换了全部茶具。有人焚香,有人吹巴松

接踵而至的夏灼伤了两个空心人

秋风过门不入,哐啷哐啷的门环终日缄默

小姨在蓼儿洼里叫,给我孩子,我给你年华

?

《野草》

?

那年三月,小姨再一次生动,摇晃姹紫嫣红的花钿

女收税员走在乡间,拾回一个农家少年,嫁了

小俩口迷迷瞪瞪,闭门风雪,男耕女织

这一觉二十年

门前野草丛生,闪出个袅袅亭亭的女子,望西而走

小表妹这才倚着家门,浑身发软

蓼儿洼,我的蓼儿洼

?

《蓼儿洼》

?

灯下回望蓼儿洼

我找不到山,满眼尽是河汊沼泽峡谷,女人的身体

一路撒着月信,生殖,和丰乳肥臀

我年轻时恨不得斩除满头碧黛,小姨说不

将一支玉簪插在髻间

蓼儿洼又有事了,阿南在晚餐桌上说

?

2017年3月26日

?

?

?

?


凤眼菩提

?

龙应台:他不曾说如何思乡,他说的,永远是他的妈妈。

?

《带给母亲的礼物》

?

我一件件地点

孩子们的照片,眼睛特写

塞在口中山珍海味般舔咂的小胖手

诗配照,我的房东紫丁香

走出国门的松子仁,换上坠地长裙

回娘家。斐济姜海风中吟唱,把深海的鱼儿

唤过来,制成蜜饯

Altoids口香糖,我不在时荣任安神大将

阿迪达斯行步鞋,长澡巾,电子记时器

她还是不住地张望

从前那朵小花咚咚地跑上来


《和平广场》

?

滨江路还年轻,街树都是乾隆老臣

母亲坐在阅江楼

指点桥的遗址。江上有轻风

蹑手蹑足掀开她脸上的苇湖

广场曾是乾隆的菜市口,救世军赈灾的

粥棚。母亲送别丈夫没戴白花

老父死没去送葬

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人

哭晕在广场


《春天落叶的树》

?

他咽气时正是春天

就在他楼下,香樟树开始落叶

他原罪缚身,原罪传代

春风曾经娓娓地劝,跳吧,跳下去你会

融入蓝天。他多留了十年,真正苟延残喘

?

他现在躺在一棵黄桷树下

用胡须把它塑成一个儒生

每年它都花痴一回,扒光了衣服

然后起舞

脚骨与石头咔咔相碰

?

又一个人跟我说,它们什么时候种,就什么时候收

像一道故乡的咒

?

《蚂蚁的小脚》

?

我穿上她的大号旧鞋

试了试蚂蚁的小脚

500米外有小公园,一小步一小步地啃

她惊起一只蓝翎长尾雀

又在斑马线上

丢下249个小小编钟

她拉着我,义无反顾地冲过去

我又像过去那样

死死拽住她

恍若拽着一棵啪啪落叶的香樟树


《蓝触须》

?

我刚离开一会儿,母亲就看不见了

这回真的看不见了。她不得不

放弃日记,辞退了腕表

撂下做一半的针线活

我看她慢慢转身

望着另一条路。从前的杏仁褐

浅可涉,月白的滩溆伸出俩蓝触须

她说二姨提及儿子眼角有泪

她说大针重新找回被线,手挽手散步

我们一起度过了

又一个完美四月

?

《凤眼菩提》

?

你给我天空。大地所有凹凸之外,天空的垠

叫无垠,年是光年

你给我长江。巴颜喀拉山下的雪水,游不到大海

再回巴颜喀拉山

你借我水泊梁山。春天是一个人的投名状,秋天是他的绝命书

我还你一粒,祗树给孤独园凤眼菩提

?

2018年4月15日

?

《姐姐,此去山高水长》

?

经过橡树林

母亲们都在那里。从前高大的树

放下身段

和仰望青空的矮脚马脸对脸

巧娣用更多微笑柔润面纹

乡下婆子与大病初愈的教授坐在同一条长椅

晒太阳。感恩雨水充沛,初夏如期而至

一棵树与另一棵树会心微笑

一片树叶摘下最亮那朵阳花花,追了两条街

给另一片树叶别在襟上

姐姐,此去山高水长,带这个灯

?

2017年5月23日


?

?

?

?京都小记

?

《高濑舟》

?

高濑川曾经风急浪高,知恩院暮钟吹拂

花子就坐船回一趟娘家

舟人把一只撸摇得咿咿呀呀

花子又在脖颈上扑一点粉

高濑舟咽不尽珠沉玉殒

喉头咕噜着,今年是什么朝呀

自去睡

花子仍着白鹤织缎,笈木屐,纤足匆匆

娘家的灯说南瓜茄子天妇罗

?

《红乙女白乙女》

?

楚人自火奴鲁鲁来

与我对饮一日,我叫上一瓶红乙女

楚人捻拨三弦,她抽出折扇

左遮右遮

宴残,日光溃散。她收拾杯盘碗盏

楚人把我的眼镜擦了三遍

我没有给他煮咖啡

月光下散开的白乙女

慢慢凑近窗户,看红乙女卸妆

?

《老樱树屋》

?

我们簇拥着老樱树。在这个风一程

雨一程的四月,躲进她的乌檀木伞冠

和额头纹

吉野山发出一百种声音

紫藤花,菖蒲,酸浆草长亭短亭踏上还香路

布谷鸟爱过又离去

让偃麦草全身披挂铃铛,是防止他

偷偷走近西宫吗

阳光在水中恍惚微笑

她越来越透明的情爱之花

和风中散发的雪和月都轻轻念

来不及了


《五个家伙》

?

清晨开门洒扫,那个清癯的男人

是店主。他的100日元时令小菜

系着松竹梅菊丝带

荠菜,松茸,秋刀鱼,冬笋焖饭

借你一地斑斓月光

借你的流水竹筒和潮湿的青苔

借你穿堂而过的和服轻袖哟

?

一个艺伎匆匆走过,眼角一点

小桃红,颈后燕尾纤纤。男人都在今夜染上月光思念

在咸阳,为伊豆的舞女龙虎斗的五个家伙

坐在她身边又沉默


《你的神》

?

山川草木,风火雷电,太阳月亮星星

都是你的神。两万个泉眼是他的道场

你的神呀,是父亲

也是母亲。木讷的黄钟,一千年未曾走出草屋

他的经是寂寂山川,空空岁月。一岁一枯荣啊

?

一花一世界

他瞅见那个女子又出现了,一袭青袍窜过树梢

信,便有来世,一道道山一道道水

?

2018年4月30日

?

?

西海岸十二只眼睛

?

1?天涯

?

蔓延天涯的草始终绕不过这片海。这个春天

海化作乌骓马缓步走来,对花儿一曲腿,妹妹请了

一行波涛逶迤远去。他们相伴看乞力马扎罗的雪

?

2?晨曦

?

在黑夜捣碎文明,黎明重生。我们再一次

震惊在哥伦布的了望台。阿兹特克城一片曙光

204岁的楚格尼尼第一次扎小辫。我们还会从头开始吗

芝兰玉树坐在狼怀里

??

3?晚昏

?

才看过一幕悬念剧,海用一万坛浓情蜜汁

与太阳行淫,从此双双沉沦。快跑,要在黑夜之前

点亮门前的灯。黑暗中我们失去最后一个亲人

?

4?日常

?

很多时候,平林漠漠烟如织

碎嘴的婆姨在弄堂里呱呱叽叽。海鸥飞翔或者呆望

当我们背对着他的瞬间,海又悄悄朝陆地跨了一步

?

?

5?渔村

?

渔婆子烹出的海鲜

有枫叶的甜香和紫檀的龙雕凤纹

圣地亚哥早早睡了,私家船坞管弦才启场

青花瓷提起嗓子唱,春宵一刻天长久

?

6?仙女池

?

掀起万丈波澜的风入不了这道门槛

仙气很重,你受不了的

清心寡欲,断食少餐。不用微信。不合群。不买房炒股

不喝茶,咖啡,大麻或是人参。戒酒戒烟。不衫不履

他们尘封在那个一晃而过的年代,读诗并作心灵笔记

?

7?执手

?

当我们老了,就这样并坐着看海

集装船经过。秋风吹凉水波。呼吸越来越轻。我们还在一起

我有些累,把头偏过去。你肩膀的弧度就正好

我的手栖息在你的手心。它会传递体温,慢慢合拢

我们不用说一句话。不握笔。不看时间

不愤世不嫉俗逆风行走。不像现在

?

我抓住一切机会夸夸其谈

你用每一分钟奔走

?

8?婚契

?

这千年婚契短得只是

潮水缠绵而放浪的一吻。吻一次走一个人

大地与海洋八字不合,门第迢递,命运相逆

海底一马平川,一千年一次纸婚

?

9?教皇

?

再跟我谈哲学,我就要

摸手枪了。怒海的霸气,他的千军万马都令他睥睨

坐在轮椅上戴白帽的老人。教皇有几个师?

?

10深海

?

世上最后一片繁茂的丛林

只接纳飞翔的灵魂,摆渡的鳍

阳光和众生席地而坐,哥哥也哥哥也

呵呵,说不清道不白的久远的肉麻。不过那感觉真好

?

?

11水鸟

?

站在海的边缘,他们再也无路可退

他们的反击是致命的

向东,七月流火

向西,雨雪靡靡

?

12?启示录

?

他一步抵人一百步。十八岁的人不信他

一路策马狂奔。羚羊峡,死亡谷,大苏尔,奥林匹克。西海岸至此

?

已无路。他的启示录印在潮水中

?

2016年4月16日

?

?

《一个硅谷工程师的日常博弈》

?

星期一我是初放的野菊

按捺住热望,迫不及待出发

只为走那条开满罂粟花的山路

?

星期二我皱着眉头

没等我想起他去年的样子

日头就滚下山坡

?

星期三播下一年的谷种

整整一天我都很安静,在田里趟来趟去

没准还能踩上一条三文鱼

?

我们收获星期四,众人肩扛手提

放飞最后那只信鸽。它能否

抵达指定的树梢,衔回一粒青橡子?今夜无眠

收后的青纱帐瑟瑟发抖

?

一起吃个产品发布暨珍重再见餐,酒水自理

今天不谈工作,只谈家庭球赛周末

喝太多咖啡,睡太少,人人颓废得狰狞。有人穿了一只袜

球台上我绝处逢生,并艳若桃花

?

星期六去野狼岗打坐,读天上的云图

书桌上漫过梭罗的湖

窗外小鸟叽喳,恰似那个久远的四月

田埂上开满妖艳的豌豆花

?

美美地睡到日头老高啊,星期日

知道母亲还在,太阳又换一件新衣

云在青天水在瓶

?

2015年2月1日


点击次数:260??更新时间:2019-08-09 16:40:10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内  容:

关于我们 |  期刊发行 |  合作伙伴 |  网站地图 |  帮助中心 |  法律法规 |  联系我们 |  hg0088.com|官方网站美文站
本站作品为hg0088.com|官方网站公益文学·作者原创着作,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,您将承担法律责任。hg0088.com|官方网站公益文学·版权所有
CopyRight ? hg0088.com|官方网站公益文学· 皖ICP备12015777号-3·Inc All rights reserved.